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口译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5061|回复: 0

在英国法庭做口译的日子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8-8 10:17:05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打卡上传录音
我始终觉得,就业和婚姻一样,靠的都是缘分。选择了口译,就好好待他。和那些常年奔跑在各大会议室的口译员相比,我做的工作是相对比较小众的。简单来说,就是在英国的各个法庭给打官司的中国人提供口译服务。
3 f" R1 a! E, A8 h' P
5 Q1 d0 n, T( M- Y先和大家絮叨一下英国法院的情况吧。英国的法院分很多种,比如地方法院, 郡法院,刑事法院, 上诉法院等等。其中一些either way offence ( 两院皆可审理的案子)既可以在地方法庭审理也可以在刑事法庭审理,比如偷窃罪,如果偷窃的是商店的小物品,在地方法庭就可以搞定,如果偷窃的是皇家珠宝之类的,就要由较高级别的法庭来审理了。除此之外,英国还有特别设立的专门法院,独立于民事和刑事法院系统之外,比如特别法庭,处理关于移民,就业,社会保障等具体事务。
( e/ H' m: X6 ^% k7 _9 T" w/ R1 l# j  R# R- b& O( ?
下面我来简单说说在不同类型的法庭口译员的工作职责和流程:
( g0 B! c! K$ P9 O7 z. }* y
$ k6 K( _( a, M/ x7 X在地方法庭或郡法庭,口译员主要的任务是在 court hearing (法庭聆讯,这里翻译成聆讯是为了区分trial) 为上诉方(原告),应诉方(如涉及移民案件则常常是英国内政部代表)及当事中国人做交替传译和耳语同传。对于此类案件,我经常是提前15-20分钟到达法庭,在法庭的口译员室(interpreter's room) 签到,并在usher (法庭传唤员/ 庭吏)处登记。有时案件的solicitor(事务律师) 和 barrister (出庭律师)会针对案件的内容对我进行简单的交待,但是大部分情况下,口译员是不允许在开庭之前与任何案件当事人进行沟通的,口译员必须在口译员等候室等候,在你的案子开审的时候,会有法庭的书记员通过电话通知口译员到达特定的法庭(court room)。* s) t+ c( J6 O3 u1 }7 x. m
* \% ], E/ G3 u, S/ `0 `( f
在正式审理案件之前,法官会要求口译员与 LES ( limited English speaker, 以下简称LES )进行简单的沟通,确认彼此可以听得懂对方的交流。法官也会提醒 LES, 在回答问题之前,首先确认听清楚了口译员的翻译,如有问题需要重新确认,要及时提出来。同时,法官也会提醒口译员,尽量用标准,清晰,中慢速的英文进行翻译(因为法官需要全程记录译员所翻译的内容)。: S8 T! c, P; m" Z1 z! w: q' u" T2 g

4 V  V" x0 {; c3 d9 C) Z6 `在Hearing 的交叉盘问 (cross-examination) 阶段,口译员在各方之间做中英文的交替传译,此时口译员的任务就是担任法庭,律师和LES之间的桥梁。在交叉盘问之后的双方代表(律师)的最终陈述阶段,口译员需要为LES做耳语同传,此时口译员的任务就是让LES了解案件审理的进度和律师的陈词内容。
7 s  W/ S# b! Z5 B" {3 K+ B4 W7 i' T  O/ s
如果口译员在刑事法院做口译,程序则略有不同,因为这类法院涉及的大多数是情节较为严重的案子,所以口译员在审判开始之前,都要先随上庭律师到法庭的牢房与犯人进行简单的面谈,此时口译员要为律师和犯人之间做交替传译,内容主要涉及一些案件的信息和犯人的背景。这个过程对口译员来说极其重要,因为这是了解案件背景的宝贵机会,也是为之后的耳语同传做准备的过程。5 N7 D7 [+ Z- \3 P4 r9 F

1 K" g- S" `9 A7 u* f在刑事法庭(有时在其它级别的法庭也如此)做口译,口译员在正式翻译前还要进行口译员宣誓,法庭的clerk (书记员)首先会询问口译员选择宣读oath还是affirmation,前者是针对信仰基督教的口译员的。宣誓内容如下:
9 S% r* S, @. z( _2 U3 Q  p) n
! E4 R1 e9 V" M6 c" h* Yoath:# }8 y$ O: \+ n# m) l- g( z

5 [5 T" C0 [& Q+ e7 y"I swear by Almighty God that I will well and faithfully interpret and make true explanation of all such matters and things as shall be required of me according to the best of my skill and understanding."7 _- V& g. c/ h8 w1 ]$ I4 h
: ], q" ~2 k% F1 D" d5 e
Affirmation:$ s: v7 y' s1 n% H
( \) C/ O- b# j+ G! ~- z) |
"I do solemnly, sincerely and truly declare and affirm that I will well and faithfully interpret and true explanation make of all such matters and things as shall be required of me according to the best of my skill and understanding.": H: t( A$ r3 j4 i7 ?4 D! h
- Z& {) C+ l$ z4 \) J9 T6 z
宣誓之后,口译员就要进入dock (被告席),此时被告已经由相关人员带上法庭。法官首先会询问被告的姓名,家庭住址等简单的信息,之后法庭就开始进行案件的审判。检控方和被告律师会分别在法庭进行相关陈述或辩护,此时口译员的任务便是为被告席上的被告做耳语同传。如果法庭的书记员要为被告宣读他被起诉的相关罪状(counts),此时口译员一定要聚精会神仔细听清楚并翻译好每一条罪状,因为之后法庭会针对每一条罪状询问被告是否承认有罪。在这种情况下,口译员的压力都是很大的,这就是为什么我刚才提到,在之前给律师和犯人做交替传译时的准备工作极其重要的,因为了解案件背景和犯罪人的背景信息,翻译的难度就会大大降低。
* ?6 U# l. g4 t3 P" f& _9 S, e2 [1 N/ G9 \5 n) k
除了地方法院和刑事法院之外,我偶尔也会去特别法庭做口译,也就是前文提到的tribunal service,口译程序与地方法庭类似,但是涉及的内容多半是上诉案件,比如针对儿童津贴,养老保险,残疾人抚恤金等等。此时要求口译员对于英国的基本社会保障制度,医疗服务体系都要有基本的了解。4 O8 g* T: Y" U" Q5 ~1 H1 [( ?
6 D( `) v4 U+ r; N  R. H
好了,简单说完了口译员在各个类型法院的任务和基本工作流程,我来和大家八一八做法庭口译员的一些小感慨吧:
: c+ T0 B. N4 B( C5 I+ j9 c3 [2 ^/ d/ u( V6 R
(一) 被告席上“哭起来”?
3 h: {" E# Z/ g  x- n+ n' X
/ T& i# k# t" D$ Q( p* [! N前文中提到过,和其它类型的口译工作不同,法庭口译员几乎是无法在上庭之前获得任何案件资料的,不仅如此,因为庭审往往判涉及到判刑这类敏感问题,所以法庭上可能出现的情况也是难以预料的,这就要求口译员的临场应变能力很强。我记得有一次,一位男士在进行案件描述的时候说了一句“我的男友如何如何好,我如何爱他”,开始我还楞了一下,后来才反应过来这是涉及到同性恋的案子,如果我执意以为那个是表达失误而将 “他”翻译成“她”,就将酿成大错。还有一次,我在刑事法院给一个被告做同传的时候,被告因为情绪失控而大喊大叫,后来直接冲出了被告席,跑出了法庭,这时法庭的书记员向我走过来,示意我去追那个人,然后劝她重新回到法庭。我当时虽然对发生的一切很震惊,但是还是尽量让自己冷静了下来,将当事人劝回了法庭。总之,口译员的心里素质真的很重要,在庭上,可以遇到各种奇怪的案子和突发事件,所以口译员一定要随时准备好应对各种情况。# o+ y/ s! `3 Y2 H4 @) T
3 ]# Z* N- S9 z
(二) 他?她?大姑?小姨?
2 k0 E+ z6 }  h4 D) o1 T/ |* R9 s( j
大家都知道,中文里”她“和”他“发音一样,不过这可给法庭口译员带来了巨大的困扰。因为当上诉人或者被告说TA的时候,你都要跟进确认一下是“他”还是“她”,但是法官可不理解这些,法官会以为口译员是在和LES进行私下交流,而因此迁怒于口译员。因此,比较稳妥的方式,就是在需要澄清任何问题的时候,先和法官通报一声,然后再进行澄清,以避免不必要的误会。除此之外,中国的亲戚关系也是很让人头疼的问题,大姑,小姨,表姐等等,在一般的口译当中或许不要求翻译得那么精准,也不用特意去解释,但是在法庭中,任何涉及到人物性别,外貌,关系等的词汇都至关重要,稍有闪失就会造成翻译错误,甚至会造成法官对于LES 的不信任感,以至于影响到了案件胜诉的机率,这样的严重后果翻译可承担不起。& e# k+ E" ~/ k" F

  D6 Q6 }1 n6 F+ {+ _& F(三) 听不懂的 “中国话” ?
. s: h% K% f% x- H" U; E
6 l3 D  ]% \5 s# l. G2 u  n说起法庭口译,很多人的第一反应都是“很多法律词汇,是不是很难听懂?” “法官说话能理解得了吗?”。其实,法庭上,真正困扰口译员的往往不是英文听力,而是中文听力。为什么这样说呢?你想啊,做法官和做律师的英国人,都是经过正规教育,操着非常标准的英音的专业人士,所以在法庭上,你绝对不会因为遇到什么“印度英语”而头疼,因为各种恼人的口音而紧张。相反,让我感到最头疼的是各种“没有逻辑”,“含混不清”,“发音不准“的中国话。这种现象的出现主要有三个原因:1)LES本身的教育程度偏低,他也不会用什么特别华丽的四字成语,有时一句完整的意思都表达不清楚; 2)在法庭上,LES 在面对法官的时候特别紧张,本来很正常的一句话也会因为紧张而说得语无伦次,颠三倒四; 3)也是最重要的原因就是LES的陈述内容有不真实的成分,在这种情况下,说出来的话自然前后不一致,而且语气上也很弱。这种情况在移民案件和刑事案件中都时有发生。0 d# \# m8 `$ N0 U, c% p: F, ]

7 L9 b$ }5 k) }' Z6 P(四) 骂人要痛快?性交过程要熟练?# N8 f  y. `- L
5 _; ^) t+ s! A% f& b: X2 P
Sorry,标题有点恶俗,不过嘛,这点我必须拿出来说一说。说起法庭的案件,尤其是刑事案件,必然要涉及打架斗殴,杀人放火,强奸抢劫等等,那与之相关的词汇用法表达等等也就成了一连串的大问题。各种中英文的粗口啊,那些骂人骂得痛快淋漓的句子啊,都要烂熟于心,才在翻译的时候能做到“传神,达意”。 我记得有一次做一个强奸案的受害人口供,在整个的交传过程中需要不断翻译“阴茎勃起” “抽插” “背入式” “蜷起腿” “阴道撕裂” 等等关于性交的内容,而且翻译过程还要做到准确,清晰,流畅,这的确是一个艰难的过程,但是完成下来也是蛮有成就感的。记得以前听一个口译员说,对于与“房事”有关的内容,经常不好意思翻译,甚至直译,我觉得大可不必,口译员面对这些所谓低俗下流的内容,更要做到落落大方,沉着冷静,因为这是你的职业,你要学会尊重他,并尊重这个过程。+ L& c2 X5 Q8 s4 h

% E. o2 N% F( P8 A, m一口气写了这么多,没别的意思,希望与志同道合的朋友分享一下我在法庭做口译工作的感受。如果各位看官看烦了,那么我真诚地道个歉。5 T( c2 o1 p! d  |4 d9 w+ ~8 l! ~
6 T' y# f% q9 \( p
总之,还是那句话,既然与口译结缘,就请善待他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口译网    

GMT+8, 2019-6-26 22:40 , Processed in 0.085957 second(s), 21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